網癮少女

夜寺/寺寺
雜食黨
做好人很難,讀空氣很難,說話也很難
不如做個開心的ky
雖然我是ky,但是拒絕與ky來往
你們只能愛我

【国旻】人生很难不如放飞自我! 上

身为正常男人难免会有性欲。

 

就算是长的超级软萌,可爱到有时简直不像22岁男人的朴智旻也一样。

 

///

朴智旻很认真思考着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很认真的告白了,在互相诉说心意后,像一般正常情侣一样约会过也牵手过,吻也吻过了,就只差没直接滚上床了。朴智旻等啊等,想着这天迟早要来,在告白前就预先做过功课了,润滑剂保险套该准备的也准备好了,就只差实际演练操作了,但是该来的还是没来,在交往迈入第29天即将满一个月的现在,还是什么都没发生。

 

啧,国旻本终究是骗人的吗…

 

还以为田柾国会像本子里,告白完后像是情窦初开第一次尝到甜头的毛小子一般直接就地把他办了,但是,没有,什么都没有。田柾国听到他的回答后,只是像个孩子一样露出害羞的微笑,轻轻牵着他的手说:哥能答应真好呢。

 

然后呢?

 

然后就把朴智旻推回自己房内,留下一句:很晚了,那哥早点休息,晚安。然后轻轻阖上了朴智旻的房门。

 

朴智旻:????????????

 

朴智旻看着在眼前的门直接愣住了。

 

这时候不是应该发生些什么吗?

告白牵手接吻然后顺理成章地发生一些不可描述的事不是应该这样的吗?

是我本子看太多想多了,还是田柾国被盗灵魂了?

明明10个国旻本里有7个都是告白后直接办了,2个没告白直接来还有1个是清水,怎么偏偏这么刚好走清水向?

 

清水没有不好但是现在人这么重口爱的人会变少啊。

 

看来国旻大旗要挥不动了,干脆以后改站果糖算了。

///

朋友就是用来倾听诉说苦水的良伴。不管有什么鸡毛蒜皮,小至便秘大至情侣不合的事都会跟彼此分享。

所以朴智旻约同是95赖的亲故出来也是很正常的。

 

朴智旻一脸阴郁的看着金泰亨欢天喜地的嗑掉了第三个汉堡后才缓缓开口。

"你不问我约你出来做什么吗?"

金泰亨又往嘴里塞了口汉堡才口齿不清的对人说着:"所以你约我出来干嘛?跟柾国吵架了?"

"我看起来像跟他吵架吗?"

金泰亨看了眼坐在对面看起来忧郁到连背景几乎都要变成黑的亲故默默想:看起来不像是吵架但是你看起来很像是怨妇。当然不敢把内心话直接说出口,金泰亨只好问了句"所以发生了什么?"

朴智旻顿了3秒,皱着眉盯着对方世一帅的脸才缓缓开口。

"你跟玧其哥……什么时候…第一次…那个的…?"

"哪个?"金泰亨挑眉。

"…那个…"

看着对方红了的耳朵金泰亨才突然意会了过来。

"那个啊…告白后就顺理成章的做了啊。"

"…!!这么快?!!"听到出乎意料的答案朴智旻不自觉的瞪大双眼。

"不算快吧?正常不都这样?南俊哥他们应该也是吧。"

"……"

 

看着对方抿着嘴一脸生无可恋,金泰亨再怎么迟钝也猜到了。

"你们…还没做过…?"

"…没……"

"我还以为田柾国会一告白就急忙忙把你办了呢…"

"…我也以为…"

听到亲故的话朴智旻稍微松了口气。好吧,看来不是本子看多的问题了,是人的问题了。

"该不会是田柾国不行吧…?"小侦探金泰亨开始提出大胆的假设。

"你才不行啦,你看他那样子看起来像不行吗?"

"搞不好练过度就…啊!!"金泰亨捧着自己被踹的腿轻揉,"你也踹太大力了…"

感觉脚都要断了。

"对你刚好而已。"朴智旻轻轻哼了声,翘起了腿。 

"你没试过去诱惑他吗?"感觉没那么疼后,金泰亨停止揉腿的动作放下自己的大长腿问着。

 "………"

 "试过了?" 

朴智旻再度生无可恋的点头。 

"我前几天洗完澡穿着睡衣直接躺在他床上,他跟我说,哥等等,我先去洗个澡,我还以为机会来了,然后…"

"然后…?"金泰亨挑眉,明明听起来感觉蛮有希望发生些什么的啊。

 

"然后等他回来我们在他床上开始吃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金泰亨笑到眼泪都飙了出来,"难怪你前几天从他房里出来看起来超生无可恋的。"

 

"………"

 

朴智旻发誓要不是在外头他会直接给他95亲故来个两拳,太气人了,还不直接把他打到喊爸爸。

 

"唉不如这样吧,我教你几招,应该蛮有效的! "

金泰亨伸手擦掉笑出来的眼角泪水,对朴智旻招招手,示意对方把耳朵贴过来。

 

 

"…你确定真的有效? "朴智旻皱起眉有些怀疑。

"当然!! "金泰亨一脸自信,"玧其哥对我这样做我完全把持不住呢! "

"…那是因为你从来没有把持过吧? "

"哪有!!!! "金泰亨大声否认,"总而言之你先去试试,要是还是真不行,那我就请你半年份的早餐! "

 

"而且还直接帮你外送到房! "


【许愿池?】

还没想到弹翁无料要写什么,欢迎大家来许愿

请自带cp跟想看的内容过来谢谢


最近在名朋遇到一个很可爱的神父,然后我就忍不住….对不起。


祝大家七夕快樂
希望大家都可以好好吃糧跟愛的cp過

我出門約會去啦

相信爱情

金泰亨是个令人捉摸不定的人。

 

就像即使交往了这么久金硕珍依旧搞不懂对方。

 

例如说吃醋。

 

对于他喂食闵玧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反应,有时甚至还会笑说玧其哥彷佛硕珍哥养的猫一样。但是朴智旻只是在舞台上轻轻抱住他,金泰亨就会立刻变脸然后从背后抱紧他,好像怕他会被抢走一样。可以接受他跟金南俊一起比爱心,却不喜欢他坐在田柾国大腿上,允许他抱着郑号锡靠着他四处走,却不喜欢他跟朴智旻太过接近…诸此之类的。

 

金硕珍想过,金泰亨吃醋的原因大概是针对人而不是行为,但是,究竟是因为他还是是因为朴智旻抑或是田柾国?金泰亨真的喜欢的是他吗?这个问题一直在他心头萦绕着,在交往满一个月的时候,金硕珍还是忍不住问出口,他怕金泰亨只是把依赖当成了喜欢,把习惯错当成了爱,他怕他以后回首跟他交往的时光只会后悔,金硕珍不想要他后悔,他是他疼爱的弟弟,他是他心头上最为重要的那块,他是那么闪亮的人不应该后悔。

 

动情激素骚乱的时候 我们就说那是喜欢

喜欢的时候 我们就说那是爱

所谓爱情 其实都是幻觉

 

金泰亨听到他的问题后少见的生气了,而且异常的生气,只是冷冷地丢下一句:难道哥后悔跟我交往了吗?就走人了,独留金硕珍一个人呆坐着。

金硕珍不懂金泰亨这是什么意思,这是因为喜欢被人怀疑而产生的愤怒,还是在气金硕珍的不信任,亦或是两者都有。金硕珍不懂,他只能猜,猜金泰亨跟他是一样的喜欢,是想要一起白头偕老的喜欢,是不想分开永远一起的那种喜欢,是那种,深至骨子里在血液里奔腾时时刻刻想要冲出身体里宣泄出来的—爱。

 

那到底爱是什么

你笑的时候 全世界的光都要融化

你不开心了 最好的风景也顿时失去颜色

 

金硕珍在网上看过好多阿米都说他跟金泰亨是营业cp,有的时候他也会想,自己跟金泰亨真的就像是营业cp,感觉一切彷佛都是在做戏一样,明明他们才是真正的情侣来着。

毕竟金泰亨只会在偶尔,几乎是十根手指可以数出来的次数,跟他在屏幕前互动。发糖几乎是微乎其微。但是金硕珍知道,并不是金泰亨不想跟他互动,而是怕他为难。团员们都知道他们在一起的事实,但是阿米们不知道,他们是偶像,是引领大众的指标,拥有太多的限制,不能够随意地公开毁了防弹的前程,所以金泰亨几乎不跟他互动,就是怕人联想到他们之间的关系。

所以金泰亨更乐意跟田柾国或朴智旻互动,他们可以像孩子一样玩得很开,不管阿米们觉得他们是兄弟情或是爱情都好,只要不要牵扯上金硕珍就好,就算能做的只有一点点,但是他还是想要保护金硕珍,那个对大家温柔体贴的大哥,那个值得依靠的太平洋宽肩,那个会想太多的,他所喜欢的金硕珍。

 

你不明白的是 我的等待不只是空白

我在等待里搜集了好多好多你的样子

我没有熬炼它们

它们只是纯粹地在我身边 在你在或不在的时候

 

在金泰亨与金硕珍冷战期间,最后还是金硕珍受不了先跟对方开了口。

 

「你知道动情激素吗?」

「什么?」

「一种人体里面的激素,让人情动,让人以为那是喜欢,的激素。」

「哥想说什…」

金硕珍没等他说完直接打断了他。

「不管是不是动情激素作祟,不管是不是把喜欢错当成了爱,不管爱情是不是只是幻觉,我都想要相信」

「我相信你。」

「相信爱情。」

 

没了

 

后记:

写这篇是为了哄哄亲爱的

免得他今天失去对爱情的信任

让我以后没有粮

更怕他因为刚刚吵着要分手星期五把我扔车外或是随意扔路上了,我还需要他帮我带路的(((

但是我知道这篇没写很好对不起我还是比较适合搞笑R..((##

文中写的短句是从叶青诗集<乱语>摘抄下来的,最后的因为要配合文章所以有稍作修改,如果有兴趣可以去读读叶青的诗集,挺不错的。

最后,爱情都是需要信任沟通与磨合的,希望大家都能相信爱情阿。


地方的果果需要哥哥们的爱((#
来加个好友吧((###